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非公医疗100唯医总裁郝婧用新医疗抢跑互联网医疗骨科赛道

自媒体
来源: 作者: 2019-04-15 16:30:46

宁夏银川成为了诸多互联网医疗企业的“福地”。去年3月“背负”起我国最大的“互联网+医疗”产业基地的“盛名”,今年8月初,国家卫健委又批复宁夏作为我国首个“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范省区。

让唯医总裁郝婧感到兴奋的是,银川的存在给唯医互联网医疗服务搭建了一个“舞台”。率先放开互联网医院这1服务模式,建立健康医疗大数据运用研究中心,上线银川互联网医院监管平台和正在进行中的将银川三区三县医院数据连通、医保连通等举措,让包括唯医在内的诸多互联网医疗企业有了走上“互联网+医疗”舞台的“地基”。

2017年3月,唯医互联网骨科医院正式入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2018年7月,唯医线下实体医院——银川唯医互联网骨科医院西北中心(下称唯医骨科西北中心)和唯医骨科西北培训基地在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正式开业。通过落地线下实体医院的方式,唯医构建起骨科线上线下诊疗闭环。

事实上早在此前,行业就已有共鸣:纯线上的互联网医疗道路已走不通,必须走向线下。但到目前为止,通过合作及自建实体医院的方式打通线上线下诊疗闭环的互联网医疗玩家仍然寥寥无几。

对于郝婧来讲,落地唯医骨科西北中心是唯医在“新医疗”模式下打出互联网医疗服务“王炸”的一次机会。

“抢跑”骨科赛道后,唯医决定用“新医疗”深化服务何为“新医疗”?“新医疗”最初由零售业的“新零售”这一概念衍生。在医疗界,投资方、企业对于“新医疗”的定义都有所不同,曾有投资人表示,从投资角度看,凡是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的医疗,都可以称为新医疗。

与“新零售”这一业态的不同在于,“新医疗”的出现还得从“互联网”这一角色的出现说起。2010年左右,互联网医疗大军涌入创业圈,挂号、在线问诊、远程会诊、医生社区、健康管理等等“花样百出”,杀了传统医疗行业一个措手不及。2013年,唯医创始人刘峥嵘开始尝试做骨科医生的线上教育平台,不到4年,全国骨科医生已被她“拿下”80%,唯医平台的注册骨科医护人员到达15万余名。

然而,互联网医疗如何变现或落地是前一代互联网医疗公司的“死穴”,唯医一直认为仅有线上服务与医生端是不足够的,不是公司的愿景所在。在诸多互联网医疗企业还在摸索的时候,唯医已经开始走上连接线上患者、医生和线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模式,走出了自己的D端、C端市场的打法。“骨科是一个标准化程度比较高的学科,80%-90%的骨科疾病都可以通过影象和症状做出初步诊断。”郝婧称,不管是当下还是未来,技术与互联网都能够为骨科医生提供无限的发展空间,这也是为什么唯医在进行“连接”的路上,选择骨科专科互联网医院进行落地。

对于目前互联网医疗企业纷纷“号称”的打造“产业链闭环”。郝婧认为,这个闭环必须依托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驱动,联动患者、医生、医院、器械及药品厂商等多方角色,和将医疗保险、商业保险等支付方的全方位打通。纵观医疗行业,由于在该闭环中的细分环节远不止这些,任何一个环节不足都会对整体模式造成巨大的影响,因此这些玩家们也仍如履薄冰。

随着IT技术乃至新兴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升级和产业落地,医疗数据不管在质还是量上都获得巨大发展,同时,在运用层也有了更多落地可能。“这是‘新医疗’实现的根基。”郝婧告诉亿欧大健康。

“以患者体验为目标,以赋能医生为基础,以新技术为驱动的多元医疗闭环平台,最终实现价值链的重塑和生态的变革。”这是郝婧对于“新医疗”的定义。而在该生态中支持着的,是包括唯医在内的诸多互联网企业对改善患者就诊体验、降低就诊费用、提高医护服务者价值的初心。

互联网医疗近十年摸爬滚打,已给市场起到了一定的教育作用。那些宣告死亡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们,并非死得毫无意义,它们成为了后续跟跑者的营养。

而当下大热的互联网医院,更像是一个“出口”。

像“盒马鲜生”一样做互联网医疗服务“你说盒马鲜生是超市吗?它首先肯定得有一个超市,但是它骨子里和传统的超市已完全不是一个商业逻辑了。”郝婧用新零售代表“盒马鲜生”类比“新医疗”。

但是,她不太倾向于用“互联网医院”来定义唯医医疗服务的布局。“其实我们不太想再说严格意义上的‘线上+线下’,医疗服务应该是线上与线下无界限的融会温柔承。”唯医骨科西北中心,是唯医完善医疗服务闭环的模型,线下医院不仅仅是互联网医院的辅助承接,相反,唯医将在西北中心引入国际最高标准的管理体系,打通底层数据链条,制定标准化的诊疗流程、构建新的医生执业模式和患者体验模式。这是唯医想与银川市一院一起探索的“银川模式”。

除已在银川落地的线下合作中心,唯医的线下实体骨科医院网络体系还包括旗舰医院、标准医院、日间手术中心及诊所几种模式。郝婧介绍,旗舰医院将作为全国医院网络核心,在北京、上海分别打造一家产学研一体的“体验店”,以国际水准的医疗水平和患者体验出现;考虑到从零开始自建医院和诊所的投入和时间,标准医院则更多的是以资本合作的情势打造,这1类型包括骨科专科医院和日间手术中心,肩负所在区域核心诊疗及手术任务,唯医以输出信息化系统、管理体制、医疗资源的方式进行运营;诊所与以上三种形式相辅相成,唯医将在医院周边打造4-5个卫星诊所,诊所提供就医医治乃至简单的日间手术,为患者提供更便捷可得的服务。

“用保险和数据补上闭环的缺口”。诸多互联网医疗企业已在互联网基础下的新兴服务模式有了很多年的尝试,并且开始将服务范围向药品、器械供应链乃至商保服务进行延伸,唯医也不例外。

唯医所坚持的医院管理的核心在于,在保证质量的条件下下降费用,让本来需要7万元的骨科手术降到5万元,让患者原本需要14天的住院周期缩短到5天。要实现这些,除医院运营管理策略的创新,打通药械供应链和保险环节,是必不可少的一步。目前,唯医已在骨科单病种付费中初步尝试,在同卫计委的共同努力下,利用信息化管理平台及供应链改造,达成大幅度控费的成果。

填完坑,互联网医疗的决赛才刚刚开始“医疗生态链将被重构。”说到最后,郝婧有些激动,“之前患者看病,是要到一个‘医院’里去,一个屋子、一位医生。而现在,患者可以直接在家旁边的社区医院把检查做了,然后在线上和医生沟通,如果需要的话,再到线下医院去治疗或是手术。”

互联网医疗服务模式走了好几年,仍然没有企业敢拍着胸脯说已经走通。究其缘由,或许是其中的坑太多:兼具医疗与管理的综合性人才太稀缺,联通医患、全国性大数据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大多互联网医疗公司依然在“赔本赚吆喝”……

而这些后起之秀,正一点点把前浪“踩”出的坑填平。它们该庆幸的是,在政策逐步松绑、市场教育越发成熟的驱使下,眼前的道路和方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明朗。郝婧很清楚,这是一场没办法赚快钱的持久战,但她依然对拿到骨科“FAST PASS”的唯医的最终胜出非常有信心。

特别策划【非公医疗100+】系列专访与选题报道

消费升级与社会办医大潮下,医美、体检、全科诊所等角色纷纷站上医疗健康行业的舞台,它们在公立医疗机构的另一头唱响高歌。亿欧大健康频道特别策划【非公医疗100+】系列专访与选题报道,聚焦民营医院、诊所、互联网医院、第三方独立医疗机构和医生团体等细分,欢迎推荐与约聊。

如果您有适合的企业推荐,请联系亿欧大健康频道负责人郭铭梓(微信:Lelion8742390)。

编辑:郭铭梓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网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浙江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怎么挑选
青岛专治男科最好的医院
男性治疗白癜风办法是什么

相关推荐